最新公告
  • 欢迎您光illusion中国i社游戏官网,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立即加入我们
  • 7000万租办公楼,1个亿搞装修!烟草局长的花样作死之路

    这两天,“广东烟草专卖局拟搬离奢华工作楼珠江城”的新闻刷屏,媒体根据公开资料核算,该局每年在珠江城大厦工作区域的租金和物管费超过7000万元。我突然想起了“六亿人月收入1000元”的消息,感觉很心塞。

    1599393697-f292cf07003ce2d

    最重要的新闻爆点是“中心巡视组责令整改”,官方实锤。

    1

    6000万装饰废掉,从头装饰花4400万

    先说说珠江城这座大楼吧,到底有多奢华?位于广州珠江新城CBD的核心区域,这一块的租金水平就一个字“贵”。地上71层、地下5层、总建筑面积216557平方米,被定位为国际超甲级写字楼。

    看了下资料,珠江城还被国外媒体称为”世界最节能环保的摩天大厦”,由于该写字楼将气候技能、太阳能、风能方面的创新性方案交融起来,可自行生产其所需要的能源,运用风能、太阳能自行发电,听说“甚至能够把剩余的电卖给电网”,这个没有考证过,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还看到有网友在网上炫耀他们组团去珠江城观赏的状况,由此可见珠江城的“江湖地位”。

    这栋奢华大楼的性质是国有资产,是广东烟草专卖局投资兴修的。尽管最早的定位是“归纳事务用房”,但定位后来调整为“商务写字楼”。

    “商务写字楼”的意思是能够对外出租,能够做“包租公”,但是自己不要拿来做工作室,毕竟太贵、超支。

    接连多年,广东烟草专卖局都在旧工作楼工作,原本也是很早就方案搬进珠江城的,花了6000万做装饰,但是在大厦竣工之前就被紧迫叫停。

    1599393697-f3a76660ed28e37

    可见仍是有明白人的,知道烟草专卖局这么一个政企合一有独占性质的组织仍是老老实实呆在林和东路的旧工作楼比较靠谱,低沉又宽敞,不要高调激起公愤。

    转折发生在2017年5月,刘依平从河北中烟调任广东省烟草局局长。他主推广东省烟草局搬往珠江城大厦的作业,原本以前就花了6000万做装饰,现在悉数从头来过,又花了4000多万。

    问题来了,为什么刘依黎明知道“商务写字楼”不能作为自用工作用房,仍是要搬进珠江城?根据是什么?是旧工作楼有安全隐患?

    那么,相关的证明文件和检验报告呢?为什么旧工作楼由广东省烟草局下属的质监站、核算机房入驻,运用多年,啥事没有?安全隐患到底在哪里?

    刘依平将广东省烟草局搬入珠江城的一个理由是“不要形成国有资产的糟蹋”,但是将6000万的装饰悉数废掉,从头装饰又花了4400万,这莫非不是国有资产的糟蹋?前后一个多亿,差不多是一吨分量的人民币,想想就痛心。国有企业的钱莫非不是钱?

    这样的费用是怎样报销的?是怎样通过审计的?里边太多奇怪了吧。

    2

    工作室配卧室,一把花洒值几万

    刘依平的“任性”不仅仅体现在高谐和装饰费上面,还有一系列的奢华配置:

    先不说观光用的中空楼梯,也不说工作区域家具家电追求高档配置。光是刘依平的工作室就和高档酒店的奢华房间一样,竟然配有卫生间、冲凉房、卧室,还有舒适的席梦思、高档衣柜。

    我很疑问,局长工作室配卧室,以烟草局为家,里边还有席梦思、高档衣柜,这真的合适吗?怎样那么多规则关于刘局长就彻底无效?他生活在“真空”中?什么都是自己说了算,然后国企给他买单,凭啥?

    工程公司的《结算评审报告》显现:刘局长的冲凉房连花洒都是好几万一个,一个毛巾挂钩是3000块,这是按亿万富豪的规范收购的吧。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装饰材料厂家均要求按合同价上浮20%提货,均有“报关单”作为价格证明材料。我也想做该局的工程供货商,这生意赢利太高。

    换一个角度来说,假如广东省烟草局的确是工作面积不够用,需要这么大的工作场地,那还算是一个牵强的理由:但是现实状况是“会议室、接待室多达40余个”,许多根本用不上。

    1599393698-eefe261ca21b3c6

    刘依平是个胆子大且斗志昂扬的人,关于媒体和舆情也有自己的一番理论。

    面临舆论监督,刘依平屡次在职工大会上表明 ,“面临省局(公司)新工作场所搬迁舆情事情,咱们发扬斗争精力,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成功防备化解了歹意炒作和不实舆情的影响”。现在,媒体把这些都曝光出来了,刘局长将何以应对?

    我觉得吧,刘局长真的是太“兴奋”了,太口不择言了。啥叫歹意炒作?啥叫不实舆情?现在不光有正规媒体的曝光,还有“中心巡视组责令整改”,这回还敢说“发扬斗争精力,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吗?跟谁斗?

    现在的某些国企一把手,尤其是是独占高收入国企的一把手,只需把门一关,就觉得自己是“独立王国”的老迈,想花几千万就花几千万,想怎样胡折腾就怎样胡折腾,让普通群众情何以堪?

    刘依平的问题恐怕不是烟草局搬离珠江城就能告一段落的,装饰合同、相应资金应该从头严厉审计,工作室超支的问题应该有个说法,至于还有没有更多的问题,那就要等候有关部门深入调查今后的定论了。

    3

    烟草体系能够考虑过“紧日子”

    正如咱们所知,许多地方烟草局、烟草公司的工作室都是非常奢华的:比方安徽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大楼、河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大楼、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大楼……

    这些工作大楼在网上都有图片展现。咱们当然不主张撤除这些已经有些年头的大楼,这样又是一种糟蹋。

    着重一下,刘依平便是从河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一把手的岗位调回广东的,估量在奢华大楼工作习惯了,实在习惯不了林和中路旧工作楼的低沉朴实,所以执意要“豪”一把,要搬到珠江城,结果撞到了中心巡视组的手上。

    那么,烟草体系是不是能够从事情中反思一下:原本政企合一的形式已经颇受外界诟病,收入高,赢利高,低沉才是最好的作业基调,现在这么多烟草公司的工作大楼“鹤立鸡群”,是不是能够考虑过“紧日子”?是不是能够节省一些?

    各地烟草公司有没有工作大楼过于奢华的状况?在不形成新糟蹋的状况下,在不增加任何开支的状况下,如何调配到彻底合规或者根本合规?

    重要的是,一把手的工作室有没有超支?到底有多少一把手的工作室配有冲凉房、卧室和高档衣柜?真的只有刘依平一人而已?

    一切的收购合同、工作室装饰合同敢不敢拿到阳光底下晒一晒?我建议中心巡视组有必要对烟草体系进行重点巡视。假如有问题,当然应该依法依规处理。

    烟草公司原本便是最赚钱的,2015年至2017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接连三年税利总额超1万亿元。

    这样的行业是块“肥肉”,把握必定权柄的人,位居重要岗位的人,不知敬畏、低沉,反而大举张扬、嘚瑟,买个洗澡的花洒都要几万块,还敢大大咧咧放在工作室旁边装备的冲凉房里,不光是忘了初心,恐怕也是寒了许多人的心。

    烟草体系应该和全国人民一同过“紧日子”,并且不仅仅是烟草体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