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欢迎您光illusion中国i社游戏官网,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立即加入我们
  • 杭州杀妻嫌犯疑涉另一桩命案,前妻闺蜜之女死亡旧案已提请警方重新调查

    依据7月25日当地警方通报,杭州失踪女子来惠利已遇害,其老公许国利有严重作案嫌疑,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许国利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在家中排行第二,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1983年,19岁的许国利离开球山村去部队从戎,三年之后退役。据《杭州日报》报导,许国利退役之后的几年,曾在安华镇一家玻璃厂上班,也曾自学期货。

    刘小祥是许国利的邻村人,两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相识。刘小祥对《中国新闻周刊》回想,那时,两人都在上海做饲料生意,“咱们许多老乡在上海做养鸭养猪的生意,光是咱们村子里面都有五六个家。”也是在上海,许国利结识了前妻官女士,两人相恋、成婚。

    许国利与前妻的婚姻出问题,是从许国利回杭州重新遇见来惠利开始的。刘小祥曾听他和许国利共同的朋友讲,来惠利是许国利的初恋。两人曾想要成婚,但来惠利的父母没有同意,所以两人分手。多年后,现已各自成婚的两人,别离离婚后重新组织家庭走到了一同。

    刘小祥的姐姐刘女士,亦是许国利本人及其前妻的朋友。刘女士是经过弟弟刘小祥和哥哥认识的许国利和其前妻。后来,许国利的前妻官女士到诸暨作业,官在诸暨没有亲人,与刘女士来往许多,成了闺蜜。

    7月26日,在被害的来女士寓居的小区,有人摆放鲜花进行祭奠。

    刘女士记得,许国利与官女士离婚前,官曾向她倾吐过,许国利有家暴行为。“一开始(许国利前妻)可能是不同意离婚的,由于有共同的儿子。后来,许国利家暴,掐她脖子。她妈妈就叫他们离婚算了。”刘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回想。

    2009年左右,许国利在上海的鸭子养殖场拆迁,他和来惠利回到杭州日子。刘小祥记得,那时许国利经济状况不错,仅养鸭场被拆迁,赔偿款便有100多万元。那一年前后,刘小祥还从许国利手中借过100万元,五六年后连续还清。

    2015年到2017年,刘小祥在诸暨市安华镇有一个工程项目,他请许国利负责管理账目和收购,“(许国利)作业很仔细,也很勤快。”刘小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刘小祥的工程项目完毕后,许国利回到杭州,据说做过滴滴司机,后来在杭州地铁公司开工程车。三四年前,许国利和来惠利两人一度想要离婚,但刘小祥其时劝两人不要离。在刘小祥的印象中,两人的对立与许国利炒股赔钱有关。

    刘小祥说,这些年来,每年过年期间,许国利和来惠利都会带上儿子和小女儿去他家拜年。在他的印象中,许国利与前妻所生的大儿子和小女儿联系很好。

    许国利被警方认定为“杭州女子失踪案”重要嫌疑人后,另一桩悬案被提起:刘小祥的姐姐、也就是许国利前妻的闺蜜刘女士,其16岁的女儿楼某洁,在2002年于家中被杀,一直未找到凶手。

    得知许国利是来惠利遇害的重要嫌犯后,刘女士联想到自己女儿的案子。当天中午午饭后,她与朋友上街购物,家中只有女儿一人,晚上回到家后,发现女儿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现已逝世。女儿脖子右侧处有一道口子,而其时的房间门窗均无破损痕迹。

    杭州杀妻嫌犯许国利。(视频截图)

    据刘女士回想,当年警方查询的时分,有一位目击者,即五楼的一位住户称,当天下午3:30到4:00之间,见到刘女士家中走出一位男性,身高一米七多一点,身段较瘦。

    警方查询过与刘女士家庭有过对立的嫌疑人,但未找到凶手,自此这起凶案成为一桩悬案。楼某洁遇害5天后,遗体火化。葬礼那天,许国利前往出席,还为楼某洁买了寿衣。

    近来,有网友发帖提起这桩18年前的旧案,置疑许国利插手此案。

    刘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也找了当地警方,说置疑许国利与自己女儿遇害有关,期望警方能查询这种可能性。“我从杭州公安和咱们诸暨当地的警方处得知,我女儿的案子正在重新查询。”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许国利的妻子来惠利失踪后,警方曾经找过刘小祥了解许国利的状况。他对《中国新闻周刊》称,自己并不认为外甥女是许国利所杀。他说,“我跟他一点抵触都没有,(那时)经济上也没有来往,他怎样会下得了(手),你说是不是?”

    发表评论